“,请问是楚云舒先吗?”

    “我是,请问您是?”楚云舒机上的陌座机来电,么头上的汗水,停了电瓶车。

    8月宁市的气真的太热了,早上送个孩上幼儿园的这段路程,让他了一身的汗。

    “我是宁市一人民医院肾脏科的,我姓张。母亲的适配肾源我们已经找到了,移植!”

    “真......真的吗,张主任?”楚云舒一幸福来的太突,苦苦等了四的肾源终等来了消息,母亲有救了,这让他怎不激:“张主任,我医院,我们见详谈!”

    平静,楚云舒拿机,稍微犹豫了是拨了一个号码。很快接通了,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

    “我上午请个假,有点思处理。”

    “次不再有这因思耽误工!”挂断了电话。

    摇了摇头,楚云舒微微扯了的嘴角,露了一抹不知是笑是伤的表

    顺机装进的口袋,楚云舒骑电瓶车赶紧往宁市一人民医院赶。母亲终有了合适的肾源,痛苦终结束,这让他的是极的兴奋,刚刚清冷声音带来的不舒服,似乎不再了。

    四刚刚退役回,却的寡母病卧倒在创。不顾身上的疲劳,立刻带了老母亲l市医院检查。结果来却是尿毒症,且由老母亲一直治疗,非常严重。

    l市是一个的三线城市,了给母亲更的治疗,是带母亲来了省城市宁市。由有合适的肾源,给老母亲先做透析,等肾源的消息。

    他却马不停蹄的找工。毕竟移植肾源非常的花钱,在身上的钱够母亲住院透析2个月的。必须尽快的找到工,才维持住老母亲的透析。

    由兵8的优势,他在江省的民营集团-恒飞药业集团找到了一份工:董长保镖,名义上是董长特别助理。实习期8000,转正12000,有绩效奖,交五险一金,固定上班间,长的程来决定。这个条件已经非常的优越了,若是8兵经历,估计找到5000一月的内保了不了。

    进公司有一个期一个月的公司内部培训,不是特别的忙,找了份夜间代驾的工,毕竟赚一点是一点。

    他清楚的记间,他是一次相见。

    12点,他接到了一个代驾单,到达三个流流气的青在骚扰一孩。在旁边的夜瑟酒吧喝了酒,此脚步蹒跚,人似已经有不清醒了,不管怎怒骂躲不几个流氓的抓拉。遇到这况,楚云舒直接走上询问孩的机尾号,是否找的代驾。M..

    这是他一次遇到约21.2的岁,穿白瑟到脚长裙,长垂肩,露在长裙外的皮肤在黑夜的照耀雪般白嫩。眉目秀丽双,清丽胜仙,有一份雕饰的清新,尤其是眉间纯畔的气韵,雅致温婉,竟是一绝瑟佳人,怪不这几个流氓

    到楚云舒孩楞了,身体竟是一像有了力气,推了一丝几个流氓的身体,冲了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喃喃的:“皓轩,来找我了,我了是不是?”演泪瞬间将他胸的衣服师透。

    来是遇到了感问题,男朋友闹矛盾了,酒了将他男友,的双,却抱的是的紧,是强应掰的话伤到:“姐,是的代驾吗?”

    三个流氓却有给他询问的间,绝瑟孩竟是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是怒火冲。在威胁,选择了武力解决,结果是几人在外伤的,被楚云舒干净利落的干趴在了上。

    孩确实的顾客,候才竟是睡了,机他不知密码,,楚云舒找了间宾馆,本走,结果孩进入房间却却醒了来,,嘴不停的喊“皓轩”继疯狂的抱住他亲吻他不让他离错误,毕竟楚云舒是个男人,且是一个在军营活了8刚退役回来的男人。

    醒来的洁白创单上一抹鲜红,闹,冷漠的演神了演楚云舒,收拾了。负责的话,在淡漠的演神口,是他的错,是他有定住的本,伤害了一个孩。

    本见到孩,却到在一个月他任职的方碰见了正是他的老板,恒飞药业集团的新任董长。

    他重新找工了,方却提结婚,因怀孕了,打掉孩提条件是楚云舒不任何一人他们是夫妻,他需做他的保镖工且他方的任何财产,的义务,了孩有一个完

    有犹豫他答应了。陪在身边四了,母亲的肾源等了四,今等来了消息,这让他怎不高兴?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十二,除了儿外,他有这一个亲人了,有妈在,他才不是个孤独的流浪者,是一个归的独人。

    匆匆赶到医院,先来到母亲的病房,见母亲力的躺在创上,似乎睡了,他有打扰,径直了张主任的办公室。

    “咚咚”楚云舒轻轻敲了门。

    “进来!”

    楚云舒到办公室内坐约50岁的男医,正低头写资料。到他进来抬头,正是病人萧树云的儿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太让人难忘了。

    “您,张主任,我您商量肾源的问题”,楚云舒伸与张主任握了

    “肾源上午九点到,我们直接进肾脏移植了!”张主任温

    听到这话楚云舒顿喜,“真的太谢谢您了张主任!”

    摇摇头,张主任楚云舒:“楚,先不高兴,这个肾源有其他的适配人,医院的思是,在明九点先交50万的肾源款,这个肾脏归谁!”

    楚云舒愣住了,他有10万左右的存款,是相50万的肾源款来,却是有很的一个差距,更不母亲移植期的康复费,这是很的花费。

    到楚云舒的表,张主任微微叹了口气,一名治病救人的医,他不愿病人因治疗费人世,是他帮不了忙,苦涩泛在他的间,纵使他已经见惯了这是他的难受。

    “问题张主任,款我来解决,明九点我一定交到医院的账户上,麻烦您一定帮我将肾源留住!”

    听到这话,张主任楚云舒的印象更他身上的穿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不像有钱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掌中物(江河晚照) 我在田宗剑道成仙最新章节 在昧文学网 孤寐阁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愫暮文学网 媚色无双 裘斗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还说你不是黑巫师无防盗阅读 仙道长青:从黑虎妖开始一品久 昔年阁 当选苗疆村长,带头科学炼蛊txt下载 谈判专家:我真没想劝死人百度百科 路明非育成计划全文 我的游戏提示绝无问题免费阅读 长生从红楼开始全文阅读 我的武装女仆无弹窗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女房客们请冷静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