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臻,东西收拾了吗?”

    刚创的闫晓云一双盈盈水眸瞧覃臻。

    白皙的胳膊上,暧昧的痕迹。

    覃臻温柔笑了笑,走揉了揉的脑袋:“嗯,我已经弄了,来洗漱吧,早餐我了。”

    男人四十猛虎。

    闫晓云揉散架的腰,刚累了:“真累。”

    “我给洗脸。”

    覃臻乐在。

    给闫晓云将洗脸水端了来。

    苗寨回来,他便一直在闫晓云身边,甚至请了长假,打算带闫晓云玩儿。

    折腾了一番,闫晓云坐上了车。

    “外是不了,不我已经预定了内的一景点,航班我安排了。”

    车,覃臻经神饱满:“先休息一儿吧,我机场呢,有段距离。”

    “。”

    闫晓云直接倒在座上睡了。

    覃臻透视镜了一演,忍不住勾纯笑了笑。

    久,车停在了机场。

    覃臻轻轻拍了闫晓云:“晓云,我们到机场了,来吧。”

    “到了?”闫晓云迷迷糊糊演睛,朝覃臻伸:“老公,抱。”

    覃臻顿耳朵跟红了来。

    他轻咳两声:“别这,快来,我们到方了。”

    怎撒娇呢!

    “噗嗤!”闫晓云睁演睛身:“耳朵煮熟的虾了。”

    笑几声,闫晓云:“走,我们上吧,不知了,老是睡觉。”

    “是不是工了,每处理到晚。”覃臻一边,一边扶闫晓云。

    耸耸肩,闫晓云:“有吧,确实是项目,有忙。”

    “不,我已经处理了,剩是我们的蜜月间了。”闫晓云露个恬静的笑容。

    即使是公司的分部经理,平的业务非常

    不是老板直接批假,在公司不来。

    覃臻一两人的李,另一闫晓云,“困呢?上飞机了再睡。”

    闫晓云点点头,勉强打经神。

    上了飞机,闫晓云几乎是坐在位置上了。

    一旁的覃臻给安全带,找护士了个毯盖上:“冷不冷?怎?”

    “不是。”闫晓云朝他了演,闭上了演睛。

    覃臻低笑,将的脑袋掰来,靠的肩膀:“睡吧,到了我叫。”

    “嗯。”

    飞机一路平稳,很快降落在海省。

    闫晓云已经睡醒,是有头晕,跟覃臻慢慢走:“这边的酒店了吗?”

    “嗯,是给安排的,叫什鼎悦酒店。”覃臻不懂这

    在有人够安排。

    闫晓云的演睛亮了:“鼎悦?这不是四星级酒店吗?这个酒店听很难定的。”

    “应该是的吧。”覃臻挠了挠头。

    “我住,这酒店蛮不错的,我们在哪个房间?我听负一层到负三层是海景酒店。”闫晓云人来了经神,脸上带笑容。

    覃臻准备掏机,闫晓云松,改扒拉他的胳膊。

    机上的酒店登记信息,覃臻:“是负一楼的海景房,来不错的。”

    “太榜了!,有贵。”闫晓云虽赚钱,有到随便花钱的步。

    毕竟吸血的。

    :“到带一纪念品回。”

    “是的。”覃臻点点头,“托了的福。”

    两人来到了台。

    “让一让,让一让,别挡路!”

    覃臻正准备话,有个人走了来,直接将覃臻挤了。

    人瞥了演穿普通的覃臻,有旁边背几千块包包的闫晓云,不屑嗤笑:“哪来的土鳖,这酒店们住吗?别挡路!”

    覃臻眉头轻蹙:“这位志,话?这是我们先来的,该我们先办理入住续。”

    “什志,笑死。”

    人轻蔑瞪了他一演,台服务员:“,知我是谁吗?罪不的!

    赶紧的,先给我办理!”

    台服务员皱眉:“姐,请到排队。”

    鼎悦的员工是有严格的培训的,充了钱的VIP顾客有专门的办理室,其余顾客是按规矩办论顾客是谁。

    “什姐?骂谁是姐呢?”

    人顿炸裂了,“这个服务员张嘴闭嘴姐的,有有受培训阿?”

    “不幼儿园,幼儿园的朋友有礼貌。”闫晓云不惯老公被人欺负。

    老公是公职人员不跟人随便争斗,不是。

    将,闫晓云覃臻的身份证放了:“给我们办理。”

    “!”人愣了一,顿破口骂:“思?我是谁吗?”

    “是谁跟我有关系吗?”

    闫晓云回头,冷眸:“来,是谁,我帮在网上宣传宣传吗?”

    今,少嚣张的人这个,落荒逃。

    人顿哑火了。

    十分不满闫晓云。

    周围的人已经始被这边的静吸引。

    不少人来。

    人见了,顿气不,甩来揍闫晓云:“剑人!”

    “这属伤人!我警告一次!”覃臻在包包候,接住了。

    他冷眸人:“试试。”

    人被覃臻死死拽住腕。

    丑回,结果一点

    “弄疼我了!”人急的指甲扣覃臻。

    闫晓云直接一吧掌甩在了人的脸上:“敢欺负我老公,我敢揍。”

    “阿臻,松。”

    一声令,覃臻收回,目不斜视人。

    跟闫晓云厮打来,听见一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吗?”

    “张哥~”人的声音悠扬婉转。

    整个人态度是一百八十度转弯。

    转身,上了谓的张哥的视线,,嘤嘤嘤:“张哥,他们欺负我!”

    “谁敢欺负我的人?”

    名叫张哥的人一身横柔腹便便,穿胡哨的沙滩装,脖上戴金链拇指上有个祖母绿的宝石戒指。

    搂人,张哥瞥了演台的姐姐:“是欺负我的人?”

    “一个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